项链的续写作文

编辑:佚名 发布时间:2016-09-19
[项链的续写作文]

  篇一:项链的续写
  四个人有佛来思节先生引路,到了卖项链的老人家中,项链的续写作文。屋子太简陋了,只容得下两个人,佛来思节夫妇就停在了房门口。玛蒂尔德走了进去,看到了已经病得糊涂了的老人。
  “请问您的项链是从哪里来的?”玛蒂尔德小心翼翼地问着。
  老人迷糊地睁开眼睛,目光涣散地说:“项链?项链!那是一个美丽的夫人遗忘在我的车子里的,当时我太穷了,虽然后来看到了悬赏召寻和报纸,我没想要还给她,一开始我是不敢卖了它,我怕被人知道,但到了后来,这件事情慢慢平息的时候,我却不愿意卖了它了,而且我很愧疚,我想去还给她,却没有这个胆量。我整天都想着这件事,后来我就生病了,为了看病,我向我贫穷的朋友们借了很多钱,我现在就要病死了,我要还清我欠了他们的钱,所以我就想到了项链,我只卖了367个法郎,恰好可以还清我所欠的钱,可我却不能够在把项链还给那位美丽的夫人了,我就要死了。”
  老人又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玛蒂尔德走了出去,她看着佛来思节夫人和她脖子上的项链,慢慢地把老人的话和那天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佛来思节夫人,佛来思节夫人很感动,玛蒂尔德就把玫瑰递给她,佛来思节夫人似有所悟地点了头,然后走了进去,路瓦栽先生也走了出来,房间里只剩下佛来思节夫人和那个老马车夫了。
  “老人家,你认得出我是谁吗?”佛来思节夫人柔声说。
  老人再度睁开了眼睛,看着眼前模糊的美丽脸庞,摇了摇头。
  佛来思节夫人指着项链又说:“你还认识这是什么吗?”
  老人涣散的目光突然集中了起来,他低声叫道:“项链?是项链!”
  老人又仔细地端详佛来思节夫人,虽然觉得她的脸很陌生,但是却和当时的那个美丽夫人一样的漂亮,老人张大了嘴,却发不出声音,只是一张一合地似乎在说话。
  佛来思节夫人接着说:“是我,十年前那个搭了你马车的人,项链回到了我手里,是我的丈夫买回来送给我的,它现在比什么都珍贵了。”说到这里,佛来思节夫人回头望了一眼在门口的佛来思节先生,佛来思节先生也走了进去,带着微笑看着老人。
  佛来思节夫人回过头,对老人说:“谢谢你,替我保管了这么久,太感谢了!和那个夜晚一样,又是鲜花盛开的季节了。”
  说完,佛来思节夫人就把玫瑰递给了老人。
  老人接过了玫瑰,闭上了嘴,也闭上了眼睛,从眼角流出了眼泪,依稀地说着:“太好了!太好了!谢谢!谢谢!”
  
  篇二:项链的续写
  路瓦栽夫妇决定去拜访佛来思节夫人了,他们穿得尽量整齐些,又是一个鲜花盛开的季节,高中生优秀作文项链的续写作文》(http://1.unjs.com)。他们看起来很精神,衣服也很干净,但看得出来洗过好多次了,但现在他们已经不在乎这个了,他们现在就将要去拒绝一笔高额的赔偿。
  他们走在了路上,看着路边卖鲜花的花铺,玛蒂尔德停了下来,路瓦栽先生也停了下来,玫瑰开得很艳丽,路瓦栽先生挑了其中一朵最别致的,付了钱。他把花递给了她,她笑着接了过来,和玫瑰一样美丽。(作文网 )
  这时,一辆黑色的马车从他们身旁擦过,险些撞到了他们,马车去得很急,但他们并没有受伤,也就不去计较这些了,他们在路上慢慢地走着,说着闲话,散着步。
  马车夫——劳尔将车子赶得很急,他的心里很高兴,因为他为自己的主人——佛来思节先生找到了一件珍宝,也使他一个同样是马车夫的朋友了却了心愿,没有什么比两全其美更好的了。现在,他的主人佛来思节先生正捧着那件珍宝,急切地想要送给妻子,所以劳尔把马车赶得更急了。
  到了家,佛来思节先生急匆匆地冲进了房间,他大声地说:“珍妮,我有一份礼物是给你的,我想你一定会非常喜欢!”
  他拿出了一个淡青色的盒子,就和佛来思节夫人的钻石项链一样的盒子,佛来思节夫人迟疑地打开了盒子,里面居然是一挂精美的钻石项链,就和她原来那挂一模一样。佛来思节夫人很吃惊,但她强烈地感受到了丈夫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,她的心中充满了甜蜜,佛来思节夫人用颤抖的手将项链挂在了脖子上。
  仆人在这个时候进来了,他是想说路瓦栽夫妇来了,但当他看到女主人几日来的第一个笑容,他不想打扰他们,侧过身让路瓦栽夫妇进来了。佛来思节夫人和她的丈夫完全沉醉在幸福中,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,而路瓦栽夫妇也微笑地站在一旁,玛蒂尔德望着手里的玫瑰,脸上泛起了嫣红。
  佛来思节先生激动地说:“珍妮,这挂是真的,和你那挂假的是一模一样的,是劳尔告诉我,他有一个抱病的朋友想要把一挂捡来的钻石项链卖出去,他说是一位美丽的夫人忘在他的马车中的。我去看了,惊奇地发现居然和你朝思暮想的项链是一样的,那个病了的老人坚持只卖367个法郎,我买下后又去了一家珠宝店,买了这个盒子……”
  路瓦栽夫妇的脸色开始发白了,佛来思节夫人注意到门口有人了,她认出了玛蒂尔德,正想要打招呼,却发现她的脸色很奇怪。佛来思节先生也停了下来,看着门口。
  玛蒂尔德用颤抖的声音说:“能不能带我去见见那个病了的老马车夫?”佛来思节夫人点了点头,佛来思节先生接着说:“什么时候?”
  “就现在吧!”玛蒂尔德似乎异常激动。

  【下一页】

项链的续写作文相关作文
  项链续写作文
  篇一:项链续写  “唉!我可怜的玛蒂尔德!可是我那一挂是假的,至多值五百法郎!”  玛蒂尔德霎时脸色苍白,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和惊恐。她望着天边的乌云猛得向后退了两……
最新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