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束康乃馨(叙事作文)

编辑:网络  作… 发布时间:2010-06-05
[一束康乃馨(叙事作文)]

  是淡淡的天空下的那份怡然,是游走于时空中的那份悠然,是侵渍在心中的那份甘甜,轻舒双手,承接阳光,我看见父爱的光芒在指缝闪光,一束康乃馨(叙事作文)。——题记
  我生活在一个贫穷而又落寞的哈尼族家庭里,我的童年几乎是在斥责与吵架声中度过的。
  小时候,爸爸对我的态度如同对一个陌生人般生疏。孩提时的我是多么渴望爸爸宽厚的臂膀,抚爱的手掌,于是,每当爸爸蹲在家门口呼噜呼噜抽他那水烟筒时,我总磨蹭到爸爸身边让他抱抱我,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用脚将我“踢开”。每当我向爸爸要零花钱时,他从不用正眼看我,也懒得正面回答我,好似我的存在如同空气一般。无论我如何苦苦哀求,无论我如何嚎啕大哭,爸爸总是头也不抬一次,吝啬胜过葛朗台。
  然而,自从那年扶贫工作队来到村上,门前那片橡胶林渐渐开割后,父亲对我的态度慢慢变好了。也许是感觉到对儿子的亏欠,当然,更重要的是政策点燃了父亲对生活的希望。
  父亲终于做了一件让儿子感动的事。
  那天,我躲在被窝里,为从小到大没过过一个生日而伤心,突然,虚掩着的门“咯吱”一声张开了一条缝。竟然是爸爸,他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衬衫,一头凌乱的寸发,脸也显得有些苍老,但胸前却抱着一大束康乃馨,这似乎与他不太搭配,因为买花的人大都是浪漫与富裕的,而父亲不是。
  “这花是给我的吗?”我透过被缝狐疑的问。父亲似乎很不好意思的说:“是的,昨天还和你妈讨论你喜欢什么呢!”我心想:“讨论”?你喝酒、抽烟、醉了砸家,什么时候平等看待过我们母子俩啊!我真的还是第一次听到父亲说“讨论”一词,甚至不敢相信他真的跟妈妈讨论过,初中二年级作文一束康乃馨(叙事作文)》(http://1.unjs.com)。这时,只见父亲从柜子底下拾起一个他曾经喝空了的白酒瓶子,笨拙地把花插了进去,放在我床头,想说什么又没说就出去了。
  看着床头的花,我回想起那年我骑车摔断腿的情景,那时,妈妈着急得大哭,爸爸抱着我蛮横的站在大街上,劫匪般强行拦下一辆大卡车,把我拉到市里。他从没到过大医院,也不知道看病还分什么科室,于是就在挂号的大厅里狂吼着寻找医生,甚至叫着说要卖血为我治腿。那时,爬在爸爸的背上,我忘记了伤痛,只感到无比的温暖甚至还有满足与自豪。那天,我住进了医院。妈妈陪在病床边曾经悄悄的告诉我,爸爸不是不爱我,是愁挣不来钱,养不大我,还愁即使养大了又从哪里弄钱来给我没媳妇。在我们山寨里,人们大都认为女儿养大了可以赚钱,儿子养大了简直就是赔钱……
  一缕阳光透过破了的的窗子,照在床头的康乃馨上,花开的是那样灿烂,灿烂得让我不敢相信这是我的家,是我睡了多年的小房间。门外传来扶贫工作队技术人员的声音,他在喊爸爸,让爸爸跟他上山学习割胶。
  听着技术员的声音,看着眼前的康乃馨,想着那片橡胶林,还有那将要流出来并变成一张张钞票的胶水,我似乎看见了幸福的家庭,美好的日子,看见了渐渐会笑,并会说“讨论”二字的父亲。
  怀抱康乃馨,一股温暖从心底升起,我真想把这束花送给扶贫工作队的技术员,是他把扶贫富边的技术送到了我们哈尼山寨,是他把党的阳光撒到了中缅边境上这片美丽的热带雨林,是他让我享受到了父爱的温馨。但我还是没有送出去,因为哈尼人的爱是刻在心里藏在心底的。
 

【上一页】  【下一页】

一束康乃馨(叙事作文)相关作文
没有相关作文
最新作文
g